您好,欢迎来到冷冻食品网:国内唯一服务于冷冻食品全产业链的综合平台

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国内唯一服务于冷冻食品全产业链的综合平台

疫情之下:上海冻品人库存“清零”、拒绝“躺平”

2022-04-1809:30

来源: 冷冻食品网 发布者:编辑

始料不及的封城,让上海成了此轮疫情中举国关注的焦点。

从4月1日开始到现在,十多天过去了,身处“核心区”的上海冻品人怎么样了?他们在做些什么?

冷食君日前采访了位于上海市宝山区、徐汇区、奉贤区的几位冻品商,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真实生活。

冷食传媒记者 | 陈利娜

1

仓库的货“空”了

外边的货进不来

4月1日早上六点多,中冷院华东分院院长、上海文翔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翔食品”)总经理杜世平被“砰砰砰”的敲门声惊醒,正在老母亲家睡觉的他被告知:“小区马上要封,再晚就走不了”,虽然不舍,也担心老母亲一个人被封在小区会不会有什么不便,但他还是不得已回了自己的家。

当天,就像“通知”里说的那样,上海全域封控,进入“静止”状态。也是从这天开始,“足不出户”几乎成了每个人的常态,杜世平笑道:“每天五件事,吃、喝、看新闻、睡觉、做核酸”。

1650245717696281.png

截至4月11日,上海的核酸检测已经变为:两天一全员,每天一抗原,这种密度对于居家十多天的人来说,更多的不是繁琐而是希望,大家似乎已经看到拐点即将到来的光亮。

除了这五件大事,还有一件事让杜世平分外挂心,那就是不停打来要货的电话。作为上海市最早的一批冻品经销商,三十多年浮沉,杜世平见证过卖场十几年如一日的辉煌,也被时代的潮流推动,赶上了如今的新零售、社区团购等新兴平台兴起。

两年前,文翔食品转型开始和“钱大妈”、“美团优选”等生鲜电商、社区团购平台合作,开辟线上新渠道。没想到,疫情这种应急状态下,社区团购平台发挥了巨大作用。

为了保供,杜世平各种周转,终于拿到了物资运送通行证,同时公司两名司机也有了所在小区的出入证,这为送货提供了可能。

短短十来天,库存几乎被“搬空”,速冻米面产品、预制菜产品全部脱销……即使这样,仍然各种不够,很多平台打电话问能不能再匀点货出来,能不能再协调配送点货?杜世平很着急,也想要出更多力,无奈一遍遍和厂家协调商量,货物已经运送到安徽、南京等地,最终却进不了上海。

因为疫情管控,外地司机送货,进来出去都要隔离14天,一来一回几乎一个月时间,这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没办法,尝试过所有努力后,他只能等待机会,随机应变。

看着疫情期间,各种东西一再涨价,杜世平很揪心,虽然也理解,物资紧缺、工作人员减少、配送困难,但他坚持“不能发国难财”,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所以即使要给司机涨工资,开销要增多,他依然遵循“平时什么价,现在依然什么价”的原则供货。

看似“躺平”的足不出户,却一点不比平时轻松,对于他来说,不是在接电话就是在准备接电话的路上。但这样一种“躺平”却又让他倍感欣慰,能在这场事关几千万人的疫情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开心和认可。

2

被封一个月

感谢冻品人的“敏感”

3月11日晚,有“传言”小区要封了,住在上海市徐汇区的中国食品报社冷冻冷藏食品研究院华东分院秘书长吴军,得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囤吃的”。好在小区后门紧邻菜市场,他得以在最短时间采购了大量生活物资。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小区几乎每天都有确诊人员,这让封控时间变得愈发扑朔迷离,熟悉他的朋友形容他已经处于“重灾区中的重灾区”。

小区大、人口多,又处于此轮疫情起源点所在城区,确诊人数“居高不下”自然不难理解。但一个月来,小区的生活井然有序,成了住在这里人们最大的安慰。

一个月时间,政府也组织过几次物资发放,蔬菜、粮油、米面等都有。但对于吴军来说,他既没有“额外”参与小区的社区团购,也没有从其他渠道购买吃的,他说这要归功于自己是一个“冻品人”的敏感。

1650245769785203.png

△小区群里每天都有各种团购活动

“食品人”有种爱好叫平常家里都不缺货,“囤”些吃的几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很多时候,甚至车里、办公室也都不缺。

虽然事出紧急,但“平时囤积+第一时间购买+后来朋友们陆续资助”,让他物资储备一下子变得充盈,所谓“家中有粮,心中不慌”,应对游刃有余。

除了管好家里,这段时间,电话成了和外界沟通最重要的渠道,公司物资配送怎么样了?有哪些问题?需要哪些协调?每一件事都需要沟通,用吴军的话说,努力保供,拒绝“躺平”,一刻都不能闲下来。

3

“从4月1日开始,我做了团长”

3月28日晚上八点,奉贤区发出通知,将在第二天凌晨实行封闭管理,身处奉贤区的何向菊得知消息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她立刻开车奔向了离家最近的菜市场,本来5分钟的车程,开了整整四十分钟,但到那只抢到了一把韭菜,超市的菜早已被搬空。

原本得到的消息是要封闭四天,想着很快就会过去,所以物资准备也没那么充分。但四天过去,只看到了更严峻的形势。很多人开始想办法购买吃的,团购成了此时最受欢迎的方式之一。

从4月1日开始,何向菊自告奋勇当了小区团长,专门负责团购冻品。作为思念、三全等品牌的代理商,在上海经营冻品十多年,她想着库存足以支撑一段时间,做团长可以帮助小区的人买到价格更低的食物。

1650245834528073.png

没想到,刚开团就火的一塌糊涂,五天时间,只饺子就卖出去1000箱。接下来的忙碌,超出了她的想象。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然后发广告、拉人进群、发链接、整理团购信息、安排发货、分发……一天下来,十几个小时,几乎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很多时候要忙到凌晨两三点才能真正停下来。

一个星期过去,她的嗓子哑了,人瘦了十斤。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已经基本无货可卖。

很多人在群里看见她发信息就赶快问,啥时候有货?想要包子、手抓饼、油条……也有人说看见她就感觉自己已经两眼放光,好像看见了吃的。

小区的团购群也随着封闭的时间越来越长变得越来越多,一个小区大大小小的团购群有几十个,而且分的越来越细,牛奶团购群、蔬菜团购群、水果团购群……各式各样,相应的团长也有几十个。

能卖的货越来越少,价格也越来越高,连最普通的面粉,居委会代购价都达到7元/斤,各个团长叫价不一,有5元/斤的,有14元/斤的,她看的很着急,但也无计可施,只能期盼货物早点送来。

何向菊说,奉贤区属于上海市的“外围”区域,相对来说物资运送会更方便一些,加上小区没有一例确诊,比较安全,所以团购可以顺利进行,大家下楼提货也都方便。即使这样,焦急、等待、心酸……还是会各种情绪交织,那种无法想象的经历,让人变得格外“脆弱”。

有时候,会因为朋友一句简单的问候泪流满面,想到大家都那么不容易,真的希望疫情可以早点结束,一觉醒来,又是熙熙攘攘的人间烟火气。


微信图片_20220415153341-恢复的.gif



上一篇: 京东“自杀式”物流援沪,接班人徐雷下的什...
下一篇: 海底捞卖完盒饭卖早餐,火锅+快餐路线能走...
他们都选择了中华冷冻食品网

30000+

三万家冻品经销商

5000+

五千家冻品上下游企业

10亿+

交易额10亿
豫ICP备18044844号-1 Copyright© 2018 冷冻食品网 版权所有  公网安备